第四十二章、周荒败,沐昊现
作者:醉酒三千 更新:2019-10-07

轰~宛若雷鸣般的声音陡然从周荒的体内传出,与此同时一股宛若洪荒野兽般的恐怖气息陡然席卷整个演武场,恐怖的气浪令得周遭的沐家子弟都是生生后退了数步。

一脚蹬地,乱石四射,整个演武场上以周荒为中心宛若蜘蛛网般裂开,看着那一派狼藉的演武场和爆发出恐怖气息的周荒,所有人都是面露惊恐之色,看向周荒的神色宛若在看怪物一般。

“这个家伙,也太恐怖了点吧。”沐虎喉咙滚滚动了一下,不觉声音有些干涩。

一旁的沐艳儿玉手掩着红唇,一双美眸中同样被一股震惊覆盖“沐天表哥应该能够接下的吧。”

高台上,沐秦手中的水杯瞬间被捏成碎片,水花四射,沐秦满眼阴沉地盯着一旁的周空,沉声道“贵子真是好手段,如此年纪竟然能使出通天锤这等天赋武技。”

而一旁的周空却也是满眼凝重地盯着场中的两道身影,荒儿竟然被沐天逼到了这一步么,可是这一招他也还是没有完全掌握啊。

转眼一看,周空瞳孔骤然猛缩,那一道雪白长衫的沐天竟然依旧面色平静,没有丝毫的畏惧,他的真实实力难道不仅于此?周空双眼微微闭上,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沐家出了个了不得的子弟啊,他好像已经知道了这一战最后的结果。

周荒双眼内渐渐有着密集的血丝攀爬而出,额头青筋凸起,面色涨红,一道耀眼的灰色光芒从其体内破体而出,而后凝聚成一柄闪烁着幽光的巨锤。

“哈哈哈,沐天,这是我的天赋武魂通天锤,接下这招我周荒愿赌服输。”通天锤在手,周荒宛若洪荒主宰,浑身气势惊人,对着对面的沐天,周荒朗声笑道。

而对面的沐天此刻颜色终于是起了一丝变化,双眼紧紧盯着周荒手中那柄古朴大气的灰色巨锤,这便是周家的血脉武魂通天锤么,器武魂果然不同凡响,其中逸散出来的恐怖气息让沐天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危险。

深吸了一口气,沐天嘴角掀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眼中的眼白骤然消散,整个眼瞳都是变成了漆黑的色彩,宛若黑洞一般显得恐怖至极,而与此同时其周身陡然逸散出一股漆黑的雾气,其中弥漫着惊人的腐蚀之力,以沐天为中心,其脚下的岩石竟然纷纷被腐蚀成沙粒在空中纷飞。最为诡异的是,其面庞两侧竟然浮现漆黑的纹路,宛若神秘的纹身一般。

同时,其体内的气势在此刻完全的爆发开来,轰~七窍武魂境。

沐天全身的变化被所有人看在眼中,看着那一向温文尔雅的沐天此刻竟然变得如同魔鬼一般,都是面露惊恐之色。

高台上,沐秦、炎河以及周空三人霍然起身,皆是面露惊异之色,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沐秦盯着那发生诡异变化的,胸口起伏不定“沐天体内竟然拥有第二种武魂,而且还是传说中的异武魂——腐蚀武魂。”

一旁炎河面色阴沉,仿佛想到了什么,惊呼道“传闻百年前一拥有腐蚀武魂的腐蚀尊者陨落在黑暗沼泽,沐天竟然得到了他的传承。”

沐秦与炎河淡淡的声音却是清晰地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第二种武魂,一个人竟然拥有第二种武魂,这种天赋也太妖孽了吧,而且还是传说中凌驾在五源武魂、兽武魂以及器武魂之上的异武魂,当下所有人看向沐天的眼中满是惊惧与艳羡。

沐艳儿轻掩着红唇,看着那浑身黑雾萦绕,面庞布满黑色纹路的沐天,满眼的不可思议“第二种武魂,沐天表哥竟然已经这么强了么,难道是在黑暗沼泽中另有奇遇?”

演武场中,沐天感受着全身的变化,漆黑一片的眼瞳盯着对面的周荒,嘴角的笑容邪魅至极。沐天全身的变化自然被对面的周荒看在眼中,瞧见那漆黑一片的眼瞳,周荒顿时宛若被毒蛇盯住的感觉,一股寒气在心底滋生。七窍武魂境,第二种武魂,没想到这沐天隐藏的如此之深,一种无力感从心底升起。七窍武魂境的实力可不是他一个三窍武魂境可以抗衡的。

只是通天锤已经凝聚而出,只能进攻没有丝毫退路。

“还不准备放弃么?”沐天伸出漆黑的手指,指向对面的周荒,脸上的邪魅与狂傲展露无遗。

“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但这是属于通天锤的尊严,断然没有后退的道理。”周荒眼中闪烁着疯狂,武魂有着武魂的尊严,若是此刻退缩,恐怕周荒日后的成就就会止步于二窍武魂境的层次。

“冥顽不灵。”沐天一声冷哼,身形化作一道黑影向着周荒冲去。泛黑的手指泛着凌厉的光芒向着周荒眉心点去。

“腐蚀一指”

“通天锤通天一击。”见到那攻来的沐天,周荒一咬牙,陡然暴喝道,手中通天锤携带着惊人的破空声向着沐天攻去。

漆黑的手指轻轻点在那惊人的巨锤之上,意料之中的碰撞没有出现。

从沐天手指处发出一真毛骨悚然的声音。滋滋滋~只见那通天锤与手指交接处竟然以迅疾无比的速度腐蚀开来,那柄古朴的通天锤宛若豆腐一般迅速破裂。

通天锤受损,化为一道毫光钻入周荒体内,武魂与本体血脉相连,武魂受损,周荒也是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沐天看着那面露痛苦之色的周荒却是没有丝毫停手,泛黑的手指向着周荒眉心点去。

高台上周空见状目眦欲裂,顿时怒吼出声,身前的桌椅瞬间碎裂,其身形也是向着周荒陡然爆射而去“小杂种,你敢?”

奈何周空离周荒的距离太过遥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周荒性命在沐天那邪恶的手指之下岌岌可危。

所有人看着那在沐天邪恶一指之下毫无抵抗之力的周荒,都是面色苍白,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一些胆小的人纷纷闭上了双眼,他们仿佛能够想象出周荒惨死的下场。周荒看着在瞳孔中逐渐放大的黑色手指,面色闪过一抹绝望的神色,眼睛缓缓闭上。

宛若天地初开,混沌中一道漆黑的闪电划破天际,打破了宁静的宙宇。咻~一道极为刺耳的破空声在天地间陡然响起,而后一道黑色的光芒宛若闪电一般向着沐天那漆黑的手指射去。

陡然,沐天瞳孔一缩,身形暴退。轰~演武场上响起一阵岩石碎裂之声以及一阵阵宛若龙吟般的清鸣声。

突然的变动也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那些于心不忍的人也是张开了双眼,看向演武场中,只是那里此刻被一阵尘雾遮掩。而此刻,周空终于是赶到,一把将周荒拉到场外。

尘埃落定,坚硬的演武场上,一道石坑之中一柄古老神异的黑色长刀闪烁着奇异的雷光,其上颤动不已发出宛若龙吟般的清啸声。

沐天漆黑一片的瞳孔盯着那在石坑中的神异长刀,面庞隐隐有些扭曲,显然有人干涉他沐天的好事,成功冒犯了他的底线。而所有人看着那凭空射来的神异长刀,面色都是惊疑不定。周空面色狰狞地盯着沐天,看着那柄长刀,松了一口气,若非这柄长刀,他的儿子今天非殒命当场不可。

人群中沐虎瞪大了双眼看着那柄熟悉的长刀,而后仿佛想起了什么,面露惊恐之色,视线向着广场一角看去。

就在大家惊疑不定地时候,一道肆意而爽朗的笑声也是凭空响起“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沐天表哥,别来无恙啊。”

闻声,所有人都是将目光转向广场一角,那里一道颀长的身影缓步向着沐天走去。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风中飞舞,飘逸潇洒,一张虽然青涩但俊逸不凡的面孔之上噙着宛若阳光般柔和的笑容,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一身破烂不堪但却极为洁净的粗布麻衣清爽不已,配合沐昊那俊逸不凡的面孔,散发出一股颇为吸引人的独特魅力。

沐天漆黑一片的瞳孔看见来人后,眼瞳宛若毒蛇一般紧紧盯着那布满灿烂笑容的熟悉面孔,终于是忍不住咬牙道“沐昊”

沐昊二字宛若有着独特的魔力一般在人群中传播,令得所有人都是沉寂下来。

“沐昊,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沐艳儿看着那熟悉的面孔,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黛眉微蹙,似乎发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撇过头,却是看见一旁的沐虎冷汗直流,看着沐昊的眼神中充斥着畏惧的神色。转眼看向演武场上笔直而立的身影,心中疑惑不已,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时候沐虎这么畏惧沐昊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高台之上的沐秦浑身宛若被雷劈了一般呆立当场,心中宛若平静的湖泊投进了一块巨石久久无法平静,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那演武场上略显瘦削的身影,那便是沐昊,战儿的儿子,我的亲孙子么,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

朝着那面色阴沉的沐天淡淡一笑,手一挥,那插在岩石之中的天刀倒射而回,被沐昊背负身后。

“难得沐天表哥还记得我,一年未见,没想到表哥竟然连腐蚀武魂这等传说中的异武魂都是拥有,当真是不错运气。”

脸庞黑色的纹路愈发深邃,沐天强忍住心中的杀意,冷笑道“你的运气也不错,竟然能活到现在。”

“呵呵,表哥你都没死,沐昊怎敢先行一步。”沐昊摆了摆手,姿态从容潇洒,看的对面的沐天一阵咬牙切齿。

看着那陷入交谈中的沐昊和沐天,沐艳儿满眼的震惊之色“沐昊疯了不成,沐天表哥可是已经七窍武魂境了,他竟敢和表哥叫板?”身旁的沐虎冷汗直流,却是不敢多言。

演武场下,周空将面色苍白的周荒扶起,而后看向那笔直而立的沐昊,颇为感激地道“小兄弟,多谢出手相救,你的人情我周空记下了。”

宛若星辰般明亮的双眸看向那壮硕的有些恐怖的粗犷大汉,沐昊面庞抖了抖,而后淡笑道“有共同的敌人便是朋友,不必言谢。周荒能够为武魂的尊严而战,这份决心令人动容,倒是令人非常敬佩。”

听到沐昊那不卑不亢的赞美,周空脸上也是浮现一抹笑容,看样子这沐昊与沐天有着不小的恩怨,当下其搀扶着周荒识趣地回到高台上。

高台上,炎河紧紧盯着那一袭破烂麻衣的沐昊,眉头紧锁,他竟然是看不透这个少年的实力,沐家年轻一辈什么时候这么强悍了。

“沐昊?难道是当年血岩镇第一天才沐战之子?”

脸上蜈蚣般的疤痕微微抽动,眼神愈发阴沉,心中却是将沐家的实力重新嘀咕了一番。

眉头微挑,沐昊伸出手指指着沐天,头部略微上扬,居高临下的盯着沐天,脸上的笑容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令人侧目的冷冽之色。

“沐天,与我一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