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伤城2
作者:假面修罗 更新:2019-10-07

  “进去看看吧。”林小锣说着钻过围墙的缝隙,安全区里冒着未烬的烟火,再加上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雾气,遮掩着视线,散发着古怪呛人的味道,烟雾中若隐若现出一些类似枯树枝,老树杈的东西,枝枝丫丫,参差错落,有点像是被整片砍伐掉的丛林。整个安全区里是说不出来的诡异与阴森。

  四下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沙沙作响。

  一行四人一怪缓缓向前走过,走近了才发现,在烟雾里几人终于辨别出来了一些诡异恐怖的东西。

  僵硬的形态,扭曲变形的动作,烟雾里枝枝丫丫的是一具具人类的尸体,被杂乱堆放着,遍布着整个安全区。

  有一些被火灼烧过,但可以证实,那不是受到感染的丧尸,那之前是活生生的人类。

  有一些是被棍棒击杀,有一些是砍刀砍杀,有一些。。。各种历史上出现过的虐杀的手段一一呈现。

  更有一些被诡异的褪掉了下身裤子,赤裸着身体,摆出挣扎着死亡的僵硬形态,那些都是女性。惨不忍睹。

  那枝枝丫丫的树枝状,是生命绝望挣扎在最后定格的动作。直挺挺的手臂,扭曲变形的血肉模糊的指掌。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罪恶?

  女孩们看到这里,都圆睁着双目,秀眉紧皱,满含热泪,却不敢哭出声来。这一切对她们精神上的打击是巨大的,用词语难以形容的。   ——

  现实中总是有这样一些人,是从骨子里透着的龌龊的自私。

  人类残暴起来是不分种族,不分阶层,不分男女老少老弱病残的。

  他们总是在无时不刻为自己的作恶寻找各种借口,什么不公,什么不平,什么正义,什么道义,,,他们无时不刻在扮演着可怜者,受害者。却,在对比他们弱势的人表现出惊人的狭隘和残暴,在对同样身处困境却十分努力用功向高处爬的人的背后苦心积虑制造无数阴谋算计设置障碍,企图阻止同病本该相怜的人成功。

  他们会无故殴打欺压弱者,他们会虐杀小动物,他们会到处投毒,背后制造陷阱祸端,无故毁坏别人的劳动果实。

  他们的坚定价值观信仰认为,这个世界只有手段狠,心态毒,人格卑劣无耻的人才会成功。人有这种价值观不可怕,可怕的把这个当成信仰,当成为人处事第一法则。

  这种人一旦让他们出现在统治层,以上位者的姿态出现之后,他们的台词里只有,苦大仇深的怨咒——“以取悦我,去尽可能花样的接受折磨吧,甚至去死”。

  仿佛是来自深渊的恶鬼,他们要更残暴的去报复人间每一丝美好。“你美,我则要迫害你;你富,我则要迫害你;你优秀,我则要迫害你;你完美,对不起,我的人生就是为了和你敌对而存在的,我做梦都会在想着怎么让你痛不欲生。”   这种卑劣的自私导致他们残暴和越加的扭曲。   和平年代他们都认为这种尔虞我诈是生命真谛。   现在是末日了,所以杀人,害人,更是理所当然。

  不仅如此,对,要用极端残忍的手法去残杀别人,才能符合他们高高在上的暴君形象。   ——

  “也就是昨天晚上发生的。”刘芳从燃烧的烟火中判断,这些暴行的发生时间。

  “我们走,快走,离开这里”张红杏惊慌的紧紧捉着旁边女孩的手提醒道。   “快”林小锣也最言简意赅的表示同意。   可是众人转过身。

  刚才空无一人的围墙口出现了二十多个人,手里拿着砍刀和木棍,还有不知道哪里弄来的渔网。扭曲的面容,赤红的瞳孔,人鬼难分。

  “宝贝们,好好玩玩啊。。。呵呵呵”一个体形孱弱却眼冒精光的青年,仿佛欲求不满的色鬼一般。现实中他可能只是一位苦大仇深,自认为自己***有过人之处,所有女性却不拿正眼看他,不愿意跪拜在他***之下的,而心怀怨恨的***青年。

  “哈哈哈,跪下,喊爷爷。”一名满脸胡渣子,张开嘴满嘴恶臭,像是三个月不刷牙,天天以下水道垃圾为食的恶鬼一般。现实中他可能是一位宁愿花三个小时去研究怎么成功偷窃超市商品;花五个小时去努力网购骗单;花七个小时去研究怎么钻单位的空子从而投机取巧让自己上了班没干活又舒舒服服把钱赚;花一天时间研究怎么用行动和语言讽刺,攻击气死周围敢触自己霉头的人;花一个星期的时间去研究怎么让别人看自己像高富帅;花一个月时间去研究怎么看不起别人,炫富和欺压弱者好取得扭曲成功感;花一年时间去研究怎么不劳而获又要受人跪拜。而不愿意多花一点时间去努力工作,脚踏实地赚得自己应得报酬;去真正高尚,正常的获得别人平等尊重的人。

  “要活的,好好玩死这些贱人。”一个残暴导致面貌扭曲,五观移位的女性。现实中她可能是一位,看到周围有人成功她就咬牙切齿;有人努力她就脚下使绊;有人体面,她就往人家身上泼粪;有人没有支持她低劣的品格,她就百般刁难暗中使坏;收养着小动物,又虐杀着小动物;穿着冒牌时装,又去嘲笑别人穿地摊货;喝了一回星巴克,就到处炫耀;戴上了打一折优惠又被她砍下百分之五十的价格的商品,迫不及待去见一个人就说人别人的穿戴是假货,仿佛她0.5折的商品才是真货一般;看到有人不幸,她就笑容满面暗自说声活该,然后一转身又善人一般的面孔,跟周围的人诉说,自己是多么关心不幸的人,为他们哀伤;自己各种卑劣,而又在怨恨世道不仁,觉得全世界都是贱人。

  这种人大多在现实中都是双面人。一面好人的伪装和一面深藏着不能自已的丑陋。

  ——当有一天,不用再让她伪装的时候,她就马上变脸成了现在这种恶鬼。

  自私是残暴的父亲,残暴是一项会使人上瘾的毒药。这些人已经在自私中堕落,在残暴中成瘾。

  脑中各种类似的数据信息飞滚而过,林小锣自然不可能单纯的以为,这些人类作为同类会比外面的怪物可亲。人生的阅历,严密的逻辑思考能力。使他马上分辨出,相反的是,这些人比禽兽恶鬼都不如。   色鬼,奸鬼,恶鬼,群鬼乱舞。比兽尸们不遑多让。   这世界什么最可怕?   就是眼前站着这些东西!

  “跑!!!”林小锣大吼一声,慌不择路的他们逃向了公安局大楼里。跑得最慢的小怪物吓得钻入大楼外的一个垃圾桶里,林小锣也管不了它了,只能自顾逃命吧。   然后队伍就这样走散了。

  身后‘日行百鬼’,从迷雾中冲出,将这里团团围住。鬼叫着,它们活着的价值。   ——分割线——

  华夏国家安全局,局长办公室,局长办公桌上,一份加急加密的文件,上面赫然六个粗体大字:   ——灾难评估报告——

  (这是国家安全局用来评估灾难即将发生的损失后果评估,不代表当前具体数据。)   四非市总人口,一百四十四万四千四百四十四人。

  幸存人口(隔离区统计人口):十万。失踪人口(认为可能幸存者):十万。   军队伤亡:总人数[16025],伤[0],牺牲[10123人],余[5902]

  伤亡总人数(失去生存希望人口):约一百二十万(来自卫星辐射数据,人类的体温辐射波与怪物是不同的,通过不同辐射指数的覆盖区和灾后全市不同地区灾难等级的评估数据,一旦被高等级污染区包围的生存者,一率定为理论下无生存希望者。进行简单换算,最后综合由计算机统计出可能存活的黄色小点区的人类数量。)   灾难后死于病毒直接感染:约20万   灾难后死于病毒二次感染(被怪物攻击等):约50万。   仅占伤亡总人数的:58%

  死于各种迫害与谋杀:50万!!!这其中还不包括谋杀过程中,被迫害,抛弃,困在尸群,被感染的大部分人,约占死于二次感染的百分之九十。

  也就是死于迫害与谋杀中的总人数可能达到:95万,远超灾难给四非市直接造成的损失。!!!   人类变异怪物可能数量:大于70万。

  由于大量死亡的人类尸体将会成为怪物们的食物来源,成功加速了它们的进化和繁衍。怪物数量将要大于七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