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作者:容默 更新:2019-10-07

番外六武媚

武才人一直记得,她进宫那日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万里无云,阳光明媚。她曾以为那会是个好兆头,预示着她灿烂的人生。

踏进宫门的那一刻,她昂首挺胸,好像自己是这皇宫的女主人一般。

当时皇后病逝,后位空缺,一切皆有可能。年少时带着几分少年意气的武才人,当真认为自己很有可能脱颖而出,飞上枝头。

她因妩媚的姿容入宫,艳压群芳,顺理成章地承宠。虽未晋位,但得陛下亲自赐名“媚”。这简简单单、看似普通的一个字,代表着无上荣光。

武媚娘本以为,自己的人生将是一片坦途,她只需沿着既定的轨迹向前走,就能毫不费力地站到顶峰。谁知不久之后,她竟莫名其妙地失宠了。

她惊慌失措,她六神无主。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想亲口问问陛下,可她悲哀地发现,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才人,没有陛下的传召,甘露殿的门都进不去。

武媚娘没有办法,只好从别的地方想出路。让她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甘于失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她动用亲戚关系,投靠在燕贤妃门下。她想方设法地笼络住晋王,为自己留下后路。她努力与徐慧交好,借着她攀上晋阳公主这条线。

她运筹帷幄,费心筹谋,可陛下的心反倒离她越来越远。这哪里是失宠,简直是厌恶了。

就在这个时候,陛下突然毫无预兆地宠起了徐慧。但武才人并未因此而消沉。她坚信徐慧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连个女人的样子都没有,不可能得到陛下的宠爱。陛下只是没有认识到她的好,或者对她有什么误解,才会冷落她。

她与燕贤妃联手,设计了一出好戏,想要把徐慧拉到她这边来,帮助自己复宠。可她没有想到,陛下对徐慧的感情比她想象中的要深厚许多。他竟亲自插手后宫之事,护徐慧周全。

这个时候武媚娘终于意识到,徐慧是她不能动的人。更可怕的是,此事之后,杨淑妃对她怀恨在心。

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杨淑妃竟然安排她去甘露殿当值,顶上徐慧的位置。她欣喜若狂,发誓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在陛下面前大放异彩。却不想一匹狮子骢,竟害得她彻底跌入泥地,从此再也爬不起来。

她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传说中的帝王无情。他全然不顾昔日恩情,将她赶往地处偏远的静闲殿,让她过着如同被打入冷宫一样的日子。昔日讨好过奉承过她的人,纷纷笑话于她。

武媚娘生性要强,如何受得了这样的侮辱?她发誓有朝一日,她一定要出人头地,将所受的屈辱全都加倍地还回去。

可她等了十几年,一直都没有等到这样的机会。她就好像被太宗遗忘了一样,彻彻底底地失宠了。

得知自己失宠的原因之后,比起争宠,武媚娘清楚地知道,还是保命更为重要。所以她安安分分,静待时机。

终于被她等到了那一天。太宗大病一场之后,性情大变。玩兵黩武不说,还大兴土木,修建行宫。

武媚娘抓住了帝王想要长生的心理之后,以徐慧做饵,引诱太宗上钩。几次被他拒之门外,她也不气馁,终于让她见到了那个让她飞上云端,又狠狠跌到泥土里的男人。

这十几年来,她也曾远远地望见过陛下。等近看才发现,他保养得极好,竟没有如何衰老。这让她多少有几分失望。武才人本来还以为她还年轻,还消耗得起,迟早能等到李世民先死的那一天。可她等了这么久,他还是好端端的,让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

所以她想尽办法,引荐道士,蛊惑他炼丹,摧残他的身体。

可看着他的精神一日差过一日,她竟有种痛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嘉福是打武媚娘一进宫便跟在她身边的宦官,也是她在这深宫里最亲近的人。见武媚娘这样折磨自己,他心疼地劝道:“武姐姐这又是何苦呢?您费尽心思,最后难受得还不是您自己?”

那晚武媚娘吃多了酒,听了嘉福的话,竟情不自禁地淌下泪来,“我为何要难受?”

嘉福同样泪流满面,“旁人不清楚,嘉福还不知道吗?这么多年了,您心里一直是念着陛下的呀!”

武媚娘用一种荒唐的眼神看着他,连连摇头否认道:“怎么会?我怎么会爱他?”

嘉福还是不信,武媚娘却无心向他解释了。她仰起头,看着天上遥不可及的月亮,那清冷的月光就好像他的眼神,不含一丝温度。

“其实我不爱他。我只是得不到他,所以不甘心。”武媚娘笑着说。

当那些道士被押入天牢,她也被赶回长安之后,武媚娘说不清自己心里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

和其他女人不同,武媚娘身上有一股精神气儿,就是永远都不会服输。就算她暂时服软了,那也是在为日后的行动做准备。

被赶回静闲殿后,武才人简直快被宫里的闲言碎语淹没了。可是这一回,她不再向少女时期一样在意那些流言蜚语。她反倒是愈挫愈勇,又打起了太子的主意来。

她没有看错,最后在这场太子之争中成功上位的人,果然是她当初就很看好的晋王李治。趁着陛下不在,她可以更好地同太子接触了。

和她料想中的一样,压力重重的太子,此时正需要佳人的安慰。她以姐姐自居,时不时与他回忆一番当年的简单日子,偶尔再给他一些关于朝政的建议,李治听着都很受用。

就在她准备更进一步,向太子许要诺言之时,太子不知为何,突然间也不再见她了。

武媚娘开始慌了。过去陛下不理她,她还安慰自己还有希望,她还可以靠着年轻的太子在新朝上位。可是若连太子都不搭理她,她还有指望吗?

她不甘心自己便这样以才人的身份老死宫中,她不该是这样平庸的女人!

武媚娘思来想去,决定从太子的宠妃徐颖入手。徐颖是徐慧的妹妹,想来会给她几分面子。在武媚娘看来,她们徐家人都是那样温文尔雅,因为受过良好的教育,不懂得拒绝他人。

果然如她所料,徐颖答应了见她。可武媚娘没有想到,徐颖和她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不知武才人想要见我,所为何事?”徐颖开门见山地问道。

武媚娘见她这样直接,准备好的客套话都不知该不该说出口了。倒是徐颖继续抛了个直球,“只怕武才人想要见的人不是我,而是太子殿下吧?”

武才人闻言惊慌道:“良娣明鉴,我并没有这样的心思……”

“既然如此,武才人还是不要总往东宫跑了。”徐颖笑道:“我知道武才人和太子殿下以姐弟相称,可外人不一定这样想。”

她说得这样直白,武媚娘连装都没办法装下去了,干脆撕破脸皮,“徐良娣是怕太子殿下迷恋于我,会因此失宠吧?”

武才人现在已经心中有数,太子为何会对她避而不见了。感情是这位宠妃不甘落寞,使了些手段。都怪徐颖这般行事,与她姐姐徐慧迥然不同,才叫武才人之前没想到她身上来。

徐颖嗤笑道:“武才人还真是大言不惭。你是陛下后宫的才人,又与太子殿下有什么相干?陛下早已知道了你勾引太子殿下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安安分分地呆在你的静闲殿,不要再出来蹦跶,自寻死路。”

武才人心中一惊,无心恋战,匆匆离去。

她不知徐颖话中真假,但她现在的确不能再冲动行事了。她只能等,等到陛下殡天。她相信到时候太子若是没了顾忌,肯定会与她重修于好的。

可她没有想到,那一天怎么等都等不来。按照她的预计,太宗应该会死在玉华宫或者翠微宫里,然后太子登基,她开始全新的人生。却没料到,陛下的宠妃徐慧突然从玉华宫回来。

从那时起,武媚娘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一个月后,陛下回宫。他不仅没有死,还老来得女,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春。

苦等了十几年的武媚娘,终于失望了。

徐慧受封贤妃那一天,她到场祝贺,淹没在人群里。她抬眸看向徐慧,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说她羡慕?倒也不是。她觉得徐慧太傻了。若是她站在徐慧那样的位置,定会翻云覆雨,将权力紧紧握在自己手中。

说她嫉妒?武媚娘不肯承认。她连承认她爱陛下都不敢,又怎么会承认她嫉妒徐慧呢。

从华美的锦乐宫走出来时,武媚娘没有直接回静闲殿,而是绕路去了才人宫,当初她和徐慧同住过的地方。

她回想过去种种,发觉徐慧待她当真不薄。她帮她引见晋阳,教她得宠之道。同为后妃,本该是竞争者,可徐慧从来都没有害过她,反而一直在帮她。

她不得宠,还真是不能怪人家徐慧。

武才人这样想着,突然苦笑起来。她宁愿自己的对手是个蛇蝎心肠的毒蝎女人,这样斗起狠来,就算输了也是痛快。

可她拿徐慧,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谁叫徐慧身处后廷多年,还是那样光风霁月。这样的奇女子,当真是千年难遇。

徐慧那篇《谏太宗息兵罢役疏》,就连站在与她不同立场上的武才人,读完都不禁叹服。

武才人闭上眼睛,任由微风拂面,阳光直直地照在脸上。

她想起进宫那天,也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贞观朝她是不可能有所作为了,可这并不代表着她将一生沉寂。

她武媚将一生挣扎下去,不死不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