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作者:木璃 更新:2019-10-07

朋友您看的是世家子的红楼生涯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十年的时间,能有多少变化?

门外鞭炮声噼噼啪啪响起来,王氏还不愿意起来,一身织锦秋香色衣袍的贺嬷嬷已是催着她:“太太快起来吧,休息了这么久也该够时间了,一会儿,二奶奶的花轿可就要到门口了,您是高堂,可不能少。”

按说贺嬷嬷只是个下人,王氏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可轮不到她个下人做主,可是奇异的,哪怕王氏听着她的话满眼厌恶,此刻却还是坐了起来,在她的伺候下穿戴好了,坐到镜子前打扮好,贺嬷嬷把一根碧玉簪子插在她的发髻上,端详一下,皱起了眉:“我的好太太,今儿可是二爷跟林姑娘的好日子,您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这样大喜的日子,您合该笑才对啊。”

王氏便对着镜子,挤出了抹笑,只是这笑容实在不好看,贺嬷嬷看着,眉间都拧出了个川字,王氏便赶忙对着镜子练习了练习,倒是笑得好看多了。

“太太,您准备好了吗?”

门外响起王熙凤的声音,一会儿,就见王熙凤在丫头的伺候下慢慢走了进来——她的腿经过长年累月的治疗,比以前好了许多,虽然还有些瘸,但只要慢慢走,一般看不大出来。因此,她便养成了慢走的习惯,便是此刻再急,她也坚持不肯快走,只是边走边喊着:“吉时快到了,花轿就要到门口了,太太您可要快些了。”

进得屋来,看到坐在梳妆镜前打扮停当了的王氏,呼口气:“太太准备好了?这就好了。”有跟一旁的贺嬷嬷打招呼,“辛苦嬷嬷了。”

贺嬷嬷很是谦卑的弓了弓身子:“可不敢当大奶奶的夸,这都是小的该做的。”

可是哪怕她态度再卑微,再安分守己,这府里,也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了她。

外人只道贺嬷嬷和贾政身边的张强管事,是王氏贾政的心腹,在府里只比那正经主子略逊一筹,可只有知情人才知道,这两人,并上贾母身边的陈嬷嬷,那都是皇帝派来监视他们的。

时至今日,王氏贾政和贾母都不敢忘记,当日兵变之后,他们满心欢喜等着第二日宫中传来消息,太子登基,谁知第二日,果然听见丧钟响起,皇帝去世,可接着传出来的消息不是太子登基,却反而是太子谋反,谋杀了二皇子和皇帝,最后叫四皇子徒宥昊镇压了叛逆,太子获罪伏诛,皇帝在临死前传下诏书,命四皇子徒宥昊继位……

跟贾瑚有着暧昧关系的徒宥昊,却是成为了这个天下的主人……

王氏当时就昏了过去,贾政一个人在屋子里闷了三天,而贾母,当时就找来了贾瑚想要他帮着说情。

“我可是你祖母,瑚哥儿,你可不能不孝!”哪怕到了这个时候,贾母还要在贾瑚跟前端着架子。

可贾瑚,却不吃这一套了,他只淡然看着她:“祖母,您放心吧,您是我祖母,您若获罪,我脸上也不好看,总不会叫你有事就是了。”

然后,王氏贾政等人就听说了徒宥昊处置了太子后院的事,没有名号的通房丫头都被打发了,那些有名分的诸如太子妃侧妃等都被圈禁了起来——终其她们一生,将只能在佛前念经,青灯古佛过一辈子……

王氏闻听的时候,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元春当了太子侧妃才多久?她根本没享什么福,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福分,可如今,只是因为这一个侧妃的名号,她却要花样年华,就青灯古佛一生?

王氏捂着胸口,大哭了一晚上。

还没等她平复下悲痛的情绪,那边,已经登基为帝的徒宥昊便召见了他们三人。

贾母贾政王氏一路忐忑地来到年轻的帝王跟前,一身龙袍让徒宥昊看上去威严而又可怕,三个心虚的人跪在地上,觳觫发抖,徒宥昊却一本一本看着奏折,理也不理他们。

他们直跪的身子都发颤了,才听着上面的人冰冷道:“我今儿找你们来,什么意思,你们知道吧?”

三人忙不迭跪趴下来,哆嗦着点头。

徒宥昊就那么轻轻一笑:“那以后,你们可要记得,管好自己的嘴,若是叫我听到有一点点不该传出来的消息……”

三人大呼保证:“小的必然守口如瓶,不敢多说半个字!”

徒宥昊就笑:“我当然相信。毕竟,如果你们乱说了一句话,且记得你们的脑袋!”

三人浑身一凉,还不等再求饶,徒宥昊就让人把他们带出去了。

后来,他们身边,就多了贺嬷嬷张强陈嬷嬷……

十年了,王氏贾政贾母战战兢兢的过日子,不敢行差踏错一步,不敢乱说一个字,事事小心,凡事注意……时刻提着一颗心的日子,真的很不好过,王氏今年不过四十五六,头发,却已花白了大半。

而贾母,却是快速衰老了。

今日的这场婚礼,是林黛玉和宝玉的婚礼。贾母对此很满意,这是她临死前最想看到的一幕。可王氏很不愿意,她已经有了一个不喜欢的大媳妇王熙凤,她很想宝玉娶一个她喜欢的媳妇,可是这事,轮不到她做主!

五年前,林如海病重,从巡盐御史这个位置上退下来,在京里由太医调养良久,到底还是没撑过去,去了。临死前,贾瑚在他病床前保证,会照顾林黛玉一生。而且,他与林如海定下契约,林家一般家财由黛玉继承,若黛玉生下孩子,第二个男孩将会姓林。

有了这个保证,林如海含笑而终。王氏贾政贾母满心不愿意,可贾瑚答应了,他们谁都不敢乱说话。

毕竟他们都知道,贾瑚背后,站的是谁!

王氏晕乎乎地走出门去,王熙凤就站在她旁边,看着她那强作精神的样子,心底别提多痛快了。

这可不就是报应?早年做了那么多坏事,老天有眼,才叫你晚景凄凉!

很多事情,王熙凤或许并不很清楚,可是长期跟王氏住在一个屋檐下,王熙凤或多或少能猜出一些。

比如说贺嬷嬷张强的来历肯定不简单,王氏在忌讳贾瑚,她每天过得很痛苦,元春的被圈禁,让这个女人整个人都死了大半……

知道这些,她就够了。不用很多,只要知道眼前这女人过得不好,她就心满意足了。

这世上,还有比看到仇人过得不好,更叫人欢喜的吗?

王熙凤勾着甜甜的笑容,对着王氏道:“太太,您是没看见前面多热闹呢,好多人都来观礼送礼,也是,这可是我们贾家的喜事呢!瑚大伯前儿又进官了,因为他平定江南水患的事,当地百姓都要给他建生祠了,瑚大伯坚持不肯受……天下人都在夸呢,皇上可不要升他的官。瑚大伯今年才而立呢,就是这般能耐,等再过些个年,我们贾家,怕不得出个尚书太傅呢?这可真是祖宗保佑,您说呢,太太?”

王氏嘴里就跟吃了颗黄连一样的发苦,可是当着贺嬷嬷的面,她怎么敢说不是?只能扯着嘴角,点头附和:“是啊,真是祖宗保佑。”

王熙凤听着她勉强说的话,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她还要乘胜追击,眼角却瞟见贾珠带着个小人儿走了过来,忙忙就吞下了那些嘲讽的话,真心笑起来:“大爷,你来了。”

贾珠身后的小人儿有模有样地给她请安:“芮儿见过母亲!”

眉目精致的八岁的男孩儿,正是王熙凤的儿子贾芮,她爱怜拉过儿子,摸摸他的小脑袋:“我的儿,今儿可学了什么?”

芮哥儿眯起了眼睛:“爹爹教我读论语呢。”

贾珠含笑点着头:“这孩子还算聪明。”

虽只寥寥一句话,已经足够叫贾芮满足不已了。王熙凤便好笑地叮嘱他:“可不许骄傲,还得用功。”贾芮忙忙点着头。

王熙凤在一边,看着贾珠父子再给王氏请安,心里却已经没有多大感觉了。

当年断腿的时候,她真的以为天都要塌下来了。可是这些年下来,她过得是真的很好。她现在有一儿一女,大姐儿巧姐儿聪明漂亮,小儿子斯文俊秀,贾珠九年前考中了进士,被授予了官职,到如今,也是不大不小从四品的一个官身,她身上,也多了个诰命的身份。

反而是贾政,为了儿子的前途,辞官回家了,王氏身上的诰命也被剥夺了,女儿被圈禁,贾珠对她虽然好,可是因为她的断腿,母子之间,总有道隔阂在,宝玉现在又要娶回她不喜欢的林黛玉……

王熙凤想着,今天之后,她果然可以放下从前的心结了……

那一边,荣国府此刻也是忙成了一团。

林黛玉自小在荣国府长大,张氏周氏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亲妹妹一样看待,顾氏也十分爱怜这个小表妹,今日她出嫁,所有人都忙着给她准备个盛大的婚礼。

上花轿之前,黛玉一身嫁衣去看了贾母。

贾母现在衰老的很厉害,尤其最近,身体更不好了,躺在床上,眼睛都浑浊了。听到丫头说黛玉来了,勉强坐起来,拉着黛玉的手,说了好些话,让她跟宝玉以后好好过日子。

可她的视线却没有对准黛玉——早在两年前,她的眼睛就不行了,看东西都模糊了。

黛玉眼底含着泪,还是丫头提醒才没叫流出来,拉着贾母的手,她郑重保证:“老太太放心吧,我一定,会过的好的!”

吉时快要到了,周氏领着黛玉回去,路上,她千叮万嘱的,告诫黛玉:“林妹妹,你嫁给宝玉以后,还跟以前一样,常来这里玩,可不要跟我们生分了。要是宝玉欺负你,让你受委屈了,你别急,但管来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黛玉听着噗嗤就笑了:“好嫂子,哪有你这样偏袒我的,回头叫宝玉听见,还不跟你闹。”

“呸,我还怕他?”周氏笑骂一声,两人对视一眼,都是笑了。

通红的盖头盖上,贾瑚亲自背着她上花轿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去世的父母,忍了许久的眼泪到底是没憋住,坠落下来。

母亲,父亲,你们在天之灵,可看到今日女儿的大喜了?

你们放心,女儿以后,会过得很好的。宝玉很温柔,很体贴,对女儿也很好。他或许耳根子软,但胜在听话,换了旁人,怕是不会愿意让女儿把一个男孩儿过继回林家,为林家传嗣香烟。他或许对哪个姐姐妹妹都很好,可是女儿在他心里,是格外不一样的。二嫂子大舅母教了我很多,我不会吃亏的。二舅母不喜欢我,可是她不会为难我。凤姐姐人也好,我过去,她不会欺负我的。我不跟她抢管家权,我只安安心心过自己的日子……父亲,母亲,我以后,会过得很好的……

贾瑚感受着背上之人那轻微的颤抖,把人小心放入轿子,却没立刻离开,反而郑重其地对着轿子里的新娘说道:“表妹,姑丈临终前把你交托给我,我就没把你当表妹,你就是我的亲妹妹,日后,但有委屈,尽管告诉我,我,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斩钉截铁的一番话,叫林黛玉再克制不住,轻声啜泣起来。但很快,她又收敛了,这样的大喜日子,有这样好的一个哥哥,她该笑的,是不是?

“谢谢大哥哥,我会记得的。”林黛玉含笑着,眼中带泪,“我也一直一直,把您当亲哥哥看待。”最亲的亲哥哥!

媒婆高喊着吉时到,鞭炮锣鼓震天响起,花轿终于抬起,慢慢向着贾政的宅子远去。贾瑚站在原地,颇有些失落。一个男人走到他身边,耳语数句,贾瑚惊奇地看了眼他,跟着走了。

旁人或许没注意,顾氏却是看到了。她也不恼,淡笑着回身招呼宾客去了。

她知道,贾瑚去见什么人,她也知道,这两人之间的感情,可是她并不在意。

顾氏顾玉霞在家的时候,她的母亲曾经用亲身经历教会了她最重要的一课。

一个女人,最不该做的,就是动心。

她的母亲高门贵女出身,嫁给她门当户对的父亲。夫妻刚刚成亲的时候,恩爱非常,她母亲,就动了心。

然后时间过去,新婚时的恩爱慢慢淡化,男人大抵天生多情,止不住对美人的追求,很快,就有一个个的妾室通房出现,哪怕最终有名分的不多,可是给她母亲造成的伤害,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半点。

顾氏从小,就看到她母亲为他父亲掉落的眼泪。

因为深爱,所以痛苦,难以自拔。

那么,就不要爱了,那就不会痛了。

因爱故生怖,只要不动心,自然就不会受伤了。

像她现在,有儿子有丈夫,有地位有身份,所有人都在羡慕她,生活清净安逸,又有什么不好呢?!

她承认,那个九五之尊的男人,与贾瑚之间的爱情缠绵了十几年,却从不曾稍有褪色,真的很叫人羡慕,可这世间,又哪有那么多这样难得的爱?

她是没这福气了,那就安静的过眼前清净的日子吧!

而这边,贾瑚跟着侍卫走到了一处酒楼,二楼都被包下了,侍卫围住了整个回廊,他翻个白眼,气怒地冲了进去。

说了多少次,他现在身份金贵,不能随意乱走。别以为天下人都夸他是圣贤明君,尽心为民,就没有那些个乱臣贼子会对他不利了。正所谓不怕万一就怕一万,白龙鱼服多危险,这人到底知不知道?

贾瑚冲将进去,才进门,就被一个人拉进了怀里,炙热的吻下一刻就封住了他将要冲出口的喝骂,那熟悉的气息萦绕于鼻尖,贾瑚高涨的怒火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消了。

徒宥昊稍稍拉开与他的距离,深深的叹息着:“我想你了……”

贾瑚定定看了他一眼,真真拿他没了办法,手往他身后环住,把人拉过来,嘴巴贴了上去,只是轻轻的说了句:“我也是……”

哪怕早朝时才见过,可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我又想你了……

遇到你,我才知道,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