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狱
作者:锦潇竹幻 更新:2019-10-07

“要不要你练好了长鸣剑再出发?”封玙棠经历过那么多之后,知道她跟左时南的功力远不足以对付即将到来的困难,虽然她对千狱有了新的掌握,但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对于左时南,她终究是以安全第一考虑。

左时南摇了摇头,剑法的招式她看过就已经会了,但是主要的是意,剑意,她们可以一边走一边琢磨,而且,那其中的剑意,是要在对招的时候才能领会,自己练未必能练得出来。

“左……”封玙棠还是有些不放心,左时南多一分功力,那么就多一分安全。

“练功这事情,我们并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真正的领会,但是封家的事情,你的事情,却不亦拖太久。”左时南笑了笑,她知道封玙棠担心什么?

封玙棠闻言,叹了口气。“好吧,爷爷那边呢?”对于左爷爷,封玙棠是从心里的尊敬,并不是谁都能接受她跟左时南的恋情,但是左爷爷不仅接受,甚至还推动她们两的感情,还支持左时南帮她……

“爷爷那边放心,他已经出去了,暂时不会回来,或许是不想跟我们告别吧。”左时南笑了笑,她爷爷年纪大了……“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暂时不要顾虑那么多。”左时南坚定的看着封玙棠。

封玙棠点头,背上千狱,这一条路,她们别无选择。

再一次回到封家,宽大的宅子,冷清得透着种种的诡异,虽然人去楼空,但是东西都在,只不过,都布上了一层灰。封玙棠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房子,心中难受之极,曾经,这里是何曾的热闹和谐,可是如今……

封玙棠的反应落在左时南的眼里,左时南知道封玙棠心中难受,不禁牵着封玙棠的手的力度重了一些,不管封家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感受到左时南手上的力度,封玙棠给了左时南一个笑容,“我没事,我们去书房吧。我想,答案应该在那里。”封玙棠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她回来,不是感慨伤心的,而是要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左时南点头,对于封家,她不了解,只能一步一步的跟着封玙棠。封玙棠说去哪里,她就去哪里。只是,走了几步,还没有来到书房,左时南不禁拉了拉封玙棠的手。

感觉到异样的封玙棠看向左时南,只见左时南挑了挑眉毛,封玙棠立即会意:有人跟踪她们。看来还真是不安全,只是不知道是宫染的人还是别人。这里是封家,进来的时候都是灰尘,没有发现有什么有人的痕迹,那么也就是说跟踪的人是她们到了才跟进来的。按照左时南的意思,是打算按兵不动。

封玙棠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回应左时南,她跟左时南心照不宣。

两个人若无其事的来到书房,书房,是封钦尘的书房,封玙棠虽然不常在家,但是对封钦尘的书房还是很熟悉,那时一个很古朴的书房,如果不是有一些灯饰,一些现代书籍的摆设,很多人会认为这是一间生存在古代的书房。

书房的右边桌子上摆着一把上好古琴,封玙棠从小就看到琴摆在那里,封钦尘虽然天天弹琴,但是弹的却不是那把。封玙棠一直很奇怪,曾经试图去弹,但是却被封钦尘阻止了,不过她还是趁封钦尘不在的时候研究过那把琴。那是一把发出不声的琴,被固定在那桌面上,看着就只是摆设用的。封玙棠一直弄不明白明明材料都是极好的,但是怎么会发不出声还拿来摆设呢?

不过现在……

封玙棠来到琴的面前,手抚上琴弦,她现在知道琴为什么发不出声了。这把琴的秘密,很快就要揭晓了。

不过,在揭晓之前……

封玙棠看向左时南,冲左时南点了点头。左时南随即会意,以极快的速度闪身来到门外跟踪她们的人,一把揪住那人的衣服,就想往书房里面丢。不过那人的反应也是极快,而且伸手也不赖,在左时南碰到他的那一刻,迅速躲开左时南的钳制,转身就像走。不过左时南怎么会如他的意?被那人躲开左时南确实有些诧异,但是躲得开一次能躲得开第二次。左时南再次出招去抓人。

那人见躲不过,只能硬接招,瞬间跟左时南打了起来。左时南的功力在年轻一步算是佼佼者,跟踪的人不敢大意,而且被发现也显得有些慌张,他自认躲得很好,但是还是被左时南他们发现了,而且被逼了出来。

“阁下既然已经跟到了这里,还想走吗?”左时南一边出招一边冷笑。

跟踪的人经过一番对战之后,明显的不是左时南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一个封玙棠在旁边看着,怎么他今天是逃不掉了,但是也不想落到左时南的手里,只能放手一搏。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左时南的能力,很快的就被左时南给制住了。

“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左时南制住了来人之后,逼问来人的来路。一路过来她们有太多来路不明的敌人,这一次,她一定要弄清楚。

“我……我是宫家的人。”来人知道躲不过,直接就招了。

在一旁的封玙棠看着,不禁一声冷笑,没有说话,直接一根银针出来,往来人的心口射去,“想要陷害人也找好陷害的人再陷害,你若是再不说实话,我保证你说不过三句话。”封玙棠眼中蹦出一股冷意。

封玙棠的举动着实把来人给吓到了,一个大男人瞬间满脸惊恐,封玙棠的功力或许不怎么样,但是封玙棠的母亲来自唐门,唐门的银针他可是知道有多厉害,刚才他中了封玙棠的银针,再看封玙棠的样子,他绝对相信封玙棠的话,冷汗一滴滴的从他额头滑下。

“我……我就是……”

“嗯?”没有等那人再讲下去,封玙棠一道冷眼扫过,那人瞬间不禁一阵哆嗦。

“我……”

“封玙棠。”

跟踪的人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路,门外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左时南和封玙棠都不禁寻着那声音看去。只见一个一帮黑衣人在门外,而其中的一个还拿着一把钢刀架在封玙棠的父亲封钦尘的脖子上。这是什么情况?她爸怎么在这里?封玙棠不由一惊,矢口喊了一声“爸。”然后就要冲上去救人,不过及时被左时南给拉住了。

左时南冷静的看着所有的人,那群黑衣人不少,二三十个之多,一个个都是黑衣蒙面,很像是上一次在山庄门口跟她们大打一架的人。那群人的武功都不弱,上次有宫染还有唐缄在,把他们击退了,不过这一次只有她跟封玙棠,而且那些人手上还有人质。左时南皱了皱眉头,这一次,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如今之计,只能静观其变了。不过,她坚决不能让封玙棠冲动。

封玙棠被左时南拉住,也冷静了下来,但是看着刀架在自己的父亲脖子上,她情绪还是有很大的波动。“放开我爸!”封玙棠浑身散发着冷气。

“棠儿,不要冲动。”封钦尘镇定的看着封玙棠,面色从容,不像是被要挟的样子。

“爸……”封玙棠担心的看着封钦尘,就把那把刀一不小心上到了封钦尘。

“我没事,棠儿不用担心。”封钦尘给了封玙棠一个笑容,示意封玙棠不要担心。

可是身为人女,父亲被刀架着,随时都会有危险,叫封玙棠怎么能不担心?不过她现在确实不敢轻举妄动。“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爸?有什么你们冲我来,放开我爸。”封玙棠怒视那个拿刀的黑衣人,刚才说话的也是他,他应该是这一群人的头领。光天化日之下,还要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看着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自然是冲着你来的,要不我们怎么会如此的兴师动众?你爸,想让我们放他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把手上的东西交给我们,我们立即把封钦尘给放了。”拿刀的黑衣人开口了。

闻言,封玙棠皱了皱眉头,果然是冲着古琴的秘密来的,她手里的东西?就是那把唐缄给她的钥匙!那把钥匙能解开屋子里那张摆设的古琴的秘密,或者应该可以说解开那把古琴后面的秘密。

“怎么,你爸的命还不值你手上的东西吗?”黑衣人继续看着封玙棠,等待着封玙棠决定。

“这位兄台,我想你弄错了,你要的东西……其实在我手上,不管封先生有没有那东西的价值,玙棠都拿不出来。”一直看着的左时南这时候站了出来。

“哦?是吗?那把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手滑。”黑衣人的目光移向左时南。他知道左时南一向诡计多端,是一个不好惹的主,不过他自认现在有封钦尘在手,左时南不敢乱来。

闻言,左时南不禁轻笑一声,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见到左时南突然大笑,众人都不解,黑衣人开口询问。

“你的行为太好笑了,我都忍不住了。”左时南的笑声不断,已经有种要笑抽的节奏。

“你!”黑衣人见到左时南笑声不止,不由得大怒!“有什么好笑的?”黑衣人忍下怒气问左时南。

左时南费力的让自己的笑声止住,然后扬着嘴角的看着黑衣人,“现在是人都知道千狱和修罗琴谱的秘密,那不仅仅是绝世武功秘籍,更隐藏着一笔宝藏,谁人不想得到?我手上的东西作用是什么,相信阁下十分的清楚,要不阁下也不会花费那么大的力气来找玙棠。只不过,阁下觉得我会把东西拿出来给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