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医生?
作者:那一日的天空 更新:2019-10-07

  波之国的集市,已经凋零得看不出集市该有的喧嚣味道。来去匆匆的都是一看即知的外乡人,恐怕是卡多的手下们吧,至于蹲点在这儿的……人不少,摊位却是几乎没有,只稀疏地散布着几家店面,半人高的帘幕垂下,隔断了外界的目光,幽深得让人看不清内里的样子。

  大街的两旁倚墙坐着许多人,青壮年居多。他们的双手之间大都举着牌子,上面的行文、字迹各有不同,但都表达了同一个意思——找工作。

  对于这个小小的岛国,被截断海上通道的结果显然是惨淡的。不仅仅是物质需求得不到满足,就业问题的阴影已经开始笼罩这片地方。依靠航运为生的汉子们失去了工作,无法对外销售鱼货的渔夫们也丧失了糊口的唯一凭仗。物质资料供不应求、购买力的急剧消减,会导致垄断的发生,经济全面崩盘。物愈贵,人愈贱,若没有改变,物质生活的压力会将人们的脊梁、国家的脊梁压得越来越弯。   这集市展现给我的,正是水之国的这一面。

  那些青壮年甚至已经没有了对新面孔的惊奇与探究。他们拥有强壮的身体,面容各异,却眼神飘忽,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关注的东西存在。

  联想到木叶的生机盎然,再看看面前的这条街道,意外的,有个想法在我心里出现。   换一个角度来看,这里可以说是……冒险者的天堂。

  二十一世界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人才!瞧这满大街的廉价富余劳动力,谁如果能充分应用起来,那就是个不加锁的大宝藏!

  至于资源匮乏,一旦解决掉卡多,这根本不成问题。隔开岛国与大陆的水域,对其他地方的人来说就像是一道天堑,对于从小在水边生活的波之国男儿,完全就是自家后堂。而同样擅长水战的水之国,则是长久处于内战之中无暇他顾,这简直就是一个为野心家量身打造的舞台嘛!   可这又与这群失了业的汉子有什么关系呢?

  我打消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很快便在不远处发现了某个店面门口悬着刻有“蔬菜店”三个大字的屋子。

  而在它之前稍近的地方,围了一群人,似乎有了什么意外事件,却也没有造成太大的骚动,应该只是小事。   我犹豫了一下,选择前往自己的既定目的地。

  隐于帘幕后的铺子幽暗但并不逼仄,大概有十二平方米,有一名老伯坐在大门正对面的阴影里,似乎正打着瞌睡。延展了屋中三面、几乎绕了房间一圈的玻璃展柜似乎诉说了店中往日的繁忙,然而,如今里面只寂寥地躺着一根只有成人中指长的,蔫蔫的胡萝卜。

  这是一根,明明在岛国之上,却还一脸“我很缺水”的,一看就知道并不算新鲜的小小小萝卜。

  ……我还是继续吃我的鱼吧,至少它们比那胡萝卜要精神多了。

  我正要转身,就发现守店的老伯向这边看了一眼,就又低下头去,口中却嘟囔出声:“又是达兹纳的小朋友?刚才不是来过一个了吗?”   是说……小樱?   算来,春野樱和达兹纳的采买,似乎的确是今天没错。

  我想着应该如何应对,却发现老伯似乎已经又回到了打瞌睡的状态,只得笑笑,咽回到嘴边的话,悄悄退了出去。

  揭开帘幕的刹那,面前似乎一亮,但厚厚的云层很快宣告了在这里阳光是多么无力。

  店门口不远,之前瞟到的人群还未散去。我定睛望去,这才发现那层层叠叠的,都是些半大的孩子,被围在中间的有一个手足无措满头灰发的大爷。   “都有,一个一个来,不要挤……”

  小樱的声音从人群重新传出来,未几,一身着粗布灰衣的孩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捧着几粒用五彩玻璃纸包着的糖粒。不用仔细去看,我就轻易分辨出那是在木叶卖得很火的水果糖,拨开不同颜色的包装纸,里面的糖各有不同的味道。

  想也知道,这是小樱出任务时候带着当零食的。带着也就算了,还带了那么多;带了那么多也就算了,还拿出来分;拿出来分也就算了,还被那么多小孩看到了,于是,就造成了那么一次小小的轰动,那么一次小小的交通堵塞——虽然这地儿堵不堵都没啥关系。

  “爸爸,糖!”那个双手捧在胸口、小心翼翼护着糖的孩子跑到了我面前一名中年男子身边,将自己的“战利品”交到父亲宽大的手中,然后伸出指头在其中轻轻拨弄:“这颗给爸爸,这颗给妈妈,这颗我吃,剩下的,都留给医生。”   ……   医生?   他们……生病了?

  我诧异地望了看上去挺健康的两人一眼,心中揣测是不是他们的家人承了医生的情,脚下却不停步,急急离开这片可能会被熟人认出而非常“不安全”的地儿。

  从前,即使在经济异常发达的国度,生病都是让人非常头疼的事,不说劳动力的暂时丧失,单单医药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今,在这么一个物资供应匮乏、经济水平又糟糕的地方,如果得了病……

  看样子,这家人是遇到了一位好医生。可能有幸遇见良医的,又有多少人呢……   盛衰几人事,兴亡百姓苦。

  我尽量不去看那些汉子,却在低头行走之时不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脚步沾染了些许沉重。

  这样的状态,使得我在之后听到了脆生生的语声后,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妈妈,妈妈!你看这朵花好看吗?我在林子里找到的。”

  声音来自于一条垂直于大街的小巷。我没有走进去,只是站在转角,在心里描绘着一大一小母女两人交谈的样子。

  然而这个话题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和蔼。一把成熟的女声响起,语气却十分严厉,大有责问之意:“谁让你摘这花的!谁让你摘的!”   咦?

  这是……遇到一位身为极端环保主义者的母亲了?不然,在植被覆盖率如此之高的火影世界   我讶异,那孩子显然被吓住了,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探头看过去,只见那女子已经抱住了自己的孩子,说话的声音也尽力柔和了些:“乖,不哭,以后不要去随便摘林子里的花草,那都是医生种的,是救命的东西……乖,别哭,别哭了,啊?”   林子,花草,医生?   又是……医生?

  虽然不知道这信息意味着什么,但街角那几名汉子不善的眼神意味着什么我是知道的,显然,我在这里停留得太久了。

  重新迈开脚步,我开始胡乱想着自己怎么在这一次出街的路上就遇到了两场有关医生的对话,那医生又究竟是一人或是两位不同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