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病相怜
作者:慕容婉鸳 更新:2019-10-07

“今晚留下。”

顾久梨怔愣了半晌,随后无语的掀了掀唇“不行,我不放心棉棉。”她心中还是害怕薄又橙再伤害棉棉。

唐允驰将她搂进怀里,在她耳边低语“我是病人,作为医生不是更应该照顾我吗?你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你不在,棉棉不在,万一我又胃痛怎么办……”

他把自己说的很可怜,顾久梨心有些软了,但还是嘴硬的道“胃痛就吃药。”

“我的良药就是你。”唐允驰漫不经心的话语缓缓地飘入他耳里。

顾久梨别过头,心中荡起一丝涟漪,她竟不自觉的答应“ 先说明,就一晚。”她挣开唐允驰的手,捷径离开了书房。

而身后的唐允驰望着她渐消失的背影,倏地的勾唇。

顾久梨洗完澡出来后,脸因为被热气熏的过分的绯红,她推开浴室的门,刚抬头便看见唐允驰半躺在偌大的床上,白色的被子只盖住了下半身,小麦色的胸膛好不顾忌的落入了她的视线里。

顾久梨吞了吞口水,脑海里蓦然浮起这个男人健硕的身躯,耳根顿时热热的,她用力的摇了摇头,想要将脑海里少儿不宜的画面挥走。

她迈开一步突然停住,心想隔壁房间也没人睡,不如去隔壁睡吧,说实话她还是挺害怕唐允驰又会化成狼扑倒她,即使这个人现在是个病号。

顾久梨思索了半秒,还未转身,一直低眸看书的男人悠悠的发话了。

“想去哪?”

从她出来到现在,唐允驰都没有抬起过头,她还以为他没发现自己出来了呢。

“我去隔壁的房间睡觉,胃还是不舒服的话记得来告诉我。”顾久梨说话,像逃一样跑出了卧室,快速地走进隔壁的客房,随后迅速的关门,仿佛生怕唐允驰会追出来将她拽上床。

不过幸好,他似乎没阻止的意思……

顾久梨靠在门上重重的松了口气,一想起自己这个月的月经还没来,心仿佛一下子又被悬起,前几次做的时候,唐允驰都没带那个东西,而她居然糊涂的忘记吃药……

应该不会又那么幸运,又中了吧?

她心里头隐隐有些不安。

一阵困意向顾久梨,她困倦的打了几个呵欠,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外面的月光从窗外漫了进来,她缓缓地走向床,连被子都不盖的扑上床,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门把扭动了一下,随后房门被人轻轻地推开,高大的身影不声不响地走进了进来,来人打开了一盏小灯,橙黄色的光令房间亮了不少。

顾久梨随便的趴在床上,被子早已经被她踢到了地上。

睡姿真糟糕。

唐允驰站在床边哭笑不得望着她千奇百怪的睡姿。

他微微弯下腰将被子捡起来,抓着被子犹豫了半刻,猛然将被子扔到一边,弯腰轻轻地抱起顾久梨回到他的卧室里。

顾久梨在他怀里不舒服地动了动,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她嘴里吐出,然后扭头将脸埋在唐允驰滚烫的胸膛里。

唐允驰的脚步一滞,低头看着不断在啃咬自己的人儿,眸色蓦然变深,呼吸也稍稍加重,这个女人,连睡觉都不安分。

他加快了脚步走进卧室里,脚步太急了,踉跄了几步,差点连人摔倒在地,唐允驰低眸,顾久梨仍安稳的沉睡。

红润的双唇在橙黄色的灯光下更加的性。感 诱惑人,唐允驰飞快的别过脸,浓眉蹙起,再看下去,难保自己会不会起反应。

他将顾久梨放在床上后自己也跟着上了床,将她抱进怀里,安心的入睡。

夜已深,唐允驰与顾久梨相拥而眠,而薄又橙却彻夜未归。

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舞台上舞动着的曼妙身躯,还有酒吧台上那孤寂瘦弱的背影。

林思远收回视线,低头凤眸含笑的望着怀中的美人儿,在她耳边低语,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美人儿顿时羞赧的捶了捶他结实的胸膛。

“乖,去洗干净在床上等我。”林思远笑着抓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手,咬着她的耳珠,舌头轻轻的划过,惹得美人儿娇躯发软“记得穿我送你的睡衣。”他松开她站起身头也不会的走向吧台。

薄又橙脸颊已经泛红,眼神迷离的望着晶莹剔透的酒杯,心底有些苦涩。

谁真正的在乎过她?

四年前母亲因为妹妹跟父亲离婚,甚至连一直喜欢着她的唐允驰也逐渐疏远她。

原本以为父亲真的在乎她,却没想到当妹妹回来后,目光却不再放在自己的身上,如果像以前,她到现在都还没回家,父亲早已经派人找到她了。

可是,她出来这么久,都没人来找她!

薄又橙嘲讽的冷笑,现在薄又蓝回来了,她不仅不高兴,甚至恨她。

恨她抢走了唐允驰,恨她夺走了父母的目光,或许更多……

她拼命的灌着自己酒,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

薄又橙不理不睬的继续喝酒,身边的位置坐下了一个人,男人目光放肆的打量着她的脸,大手不安分的放在薄又橙的大腿上,见她没有抗议,胆子更加的肥。

这个女人从进来后,他就盯了很久,来了这么久都是一个人,八成又是个失恋借酒消愁的女人。

不过,甩她的男人简直就是眼瞎,眼前的这个女人身材虽然一般,但脸蛋绝对是比这里划着浓妆的女人好看几百倍。

薄又橙皱起好看的秀眉,扭头破口大骂“长成这样想泡女人,先去把脸整整吧,顺便将下面的也整整!” 其实薄又橙只模模糊糊的看到男人的轮廓,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样子。

闻言,男人顿时勃然大怒,凶神恶煞的瞪着,站起身拽起她的纤细的手臂意图将她一同拽起来。

“ 爷今儿就要定你了。”

“敬酒不喝喝罚酒,爷今晚就让你在我身下叫一晚!看你还敢不敢说老子不行! ”

这边的动静在场的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看了眼后又继续喝酒跳舞甚至是干少儿不宜的事情。

薄又橙的手臂被抓的生疼,皱着眉挣扎“不要抓我的手,痛死了!”

男人根本就不听,看着她绯红的脸蛋,干脆将她整个人抱起来。

薄又橙已经喝了不少的酒,头晕晕的还没来得及分清情况已经被抱了起来。

有东西靠,薄又橙立即不挣扎了,索性将脑袋埋在他的胸膛里。

见她不挣扎,男人不屑的冷哼“乖乖伺候爷吧 !”他抱着薄又橙正要转身,一道身影挡在了他面前,男人不悦的抬眸,见到来人脸色“刷”的一下全白。

他恭敬的微微弯腰,双眼却不敢跟他对视。

“陆少。”

一袭黑色休闲装的陆三云淡风轻的扫了眼闭着眼睛的薄又橙“你打算将她带去哪?”

“陆少,你看我已经很久没……”男人讪笑,双腿却在那微微颤抖。

“你知道自己抱着的这个女人是谁吗?”陆三懒懒地转着自己手指上的银戒,听似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处处透着冷意。

男人顿感不解,他低下头仔细的打量薄又橙的脸,半晌摇头,这个女人难道不是个普通人而已吗?

陆三倏地的勾唇,唇间吐出让男人顿时惊慌失措的话。

“她可是薄关颖的女儿,碰了她,九条命都不够你用。”

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怀中的薄又橙,他猛地抬头“那怎么办?”如果被薄关颖知道自己动了他女儿,那么他……

男人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我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薄大小姐可别怪我……”男人不等陆三开空说话,心里想着将她随便扔在酒吧的沙发上,那就算发什么了什么事都不关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