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作者:superpanda 更新:2019-10-07

一起回到了任家敬家。

父母在打开门时候好像有点惊讶,他们还记得任家敬这朋友,但是却没想到这样形影不离。

可是任家敬还是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事实上,他之前已经一点一点地让父母接触了一些这方面信息,比如谈论最近出柜明星,谈论外游行,任爸爸和任妈妈都没有什么特殊表示,任家敬也摸不准他们到底是什么态度。

但是,该说总是要说。

当任家敬结结巴巴地对父母说旁边这是他情时候,任爸爸和任妈妈都张大了嘴,眼睛一眨不眨,空气一时间竟像是凝固了一般。

“爸,妈,”任家敬连头都不敢抬,“我,我不孝顺,我没有办法娶妻子生孩子,我想一辈子都和刘成君在一块儿。”

可是作为回应依旧只有一片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任爸爸突“呼”地一下站起身来,撂下一句“荒唐”,径直走进房间,把门关上,一丝缝隙都没有。

任妈妈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儿子,也站起身,打开房间门走进去,将任家敬和刘成君留在客厅里。

任家敬坐在那里,有些不安地动了几下。

刘成君轻轻拍了拍他肩。

任家敬也不知道自己可以为父母做些什么,只好像平常那样,沉默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正当他在厨房里忙着时候,任爸爸突拉开门,冷硬地丢下一句“我出去透透气”,消失在门口。

任家敬站在厨房门口,愣愣地看着被用力摔上大门,苦笑了一下:“我爸真挺生气。我已经这么大了,他除了不同意,也没法再做什么,要是我再年轻十岁,非把我打得走不了路不可。”

“没事,”刘成君又亲了亲任家敬耳朵:“用不着怕他。”

任家敬有点哭笑不得:“这跟怕不怕又没关系……”

做好晚饭,任家敬端着碗,敲了敲任妈妈房间门,没应。任家敬拧了一下门把手,发现门没锁。

“妈……”进门以,任家敬有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吃点东西吧。”

任妈妈叹了一口气:“家敬,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呢。”

任家敬有点惊讶地抬起头,看着自己母亲。

“你这样能有什么出路啊。”

“我……”任家敬艰难地说,“怎么能说没有出路呢?我将来会很好,一定会很好。”

“你以前和文汐不是谈过朋友吗,怎么突间带回一男……”

任家敬想了想,认真地回答说:“那时候我没有想过喜不喜欢问题,只是觉得文汐会是一很好妻子,她为了爱情离开我时候我还特别不能理解。但是现在,我……我好像也能理解了。其实,我还喜欢过另外一,也是男。”

任妈妈愣了一下,之才问:“喜欢过,都是男?”

任家敬点了点头:“嗯……”

“那或许你只是暂时没有遇到自己喜欢女孩子,再过几年,你不会这么想了。”

“妈,”任家敬急得涨红了脸,“我都30多岁了,还能不知道吗?要是没有百分之百确定要和刘成君在一起,我会来跟您还有爸讲这件事吗?”

“家敬啊,”任妈妈又开口说,“我知道你一直都没有同龄成熟。你都这么大了,该为自己一辈子仔细规划了,可不能像孩子似,因为什么情啊爱啊,不懂得衡量未来了。”

“妈……!”任家敬急得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我非常确定,这是最好选择。我……我真已经不能想象分开会是什么感觉了。妈,您知道吗?在和刘成君成为朋友之前,我真觉得生命里除了父母之外,什么有意思事都没有了,但是现在,我每天都过得非常高兴。我早下定决心了,要一辈子在一块儿。在我遇到过所有里,只有刘成君是真心。我已经独立这么多年了,有思考和掌控能力,您不要这么不信任我好吗?”

听到这话,任妈妈竟一时间没了话。

过了好半天,才又问:“那也是认真吗?看他样子很招,似乎家境也不错,年龄又还那么小……”

“是认真,”任家敬急急地回答道,“刘成君已经带我去见过他父母了,他父母一开始也不同意,但是现在已经理解我们了。”

说出这话时候,任家敬突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好像很快确定了刘成君感情,之再也没有怀疑过。可是,在其他看来,都会觉得刘成君不是认真吧。

任家敬跟任妈妈一直聊了多小时,讲了很多自己和刘成君之间发生事,到了来,任妈妈态度终于一点一点地变软了。

任家敬在出去加热已经凉掉饭菜时,看见刘成君已经吃完了东西刷好了碗,坐在那拿着手机打游戏。任家敬笑了笑,把盘子放在微波炉里转了转,又端着进了父母房间。

这回,任妈妈没有再问什么,很快吃完了东西。

任爸爸回来时候已经很晚了。

进门时候,刘成君正满脸不乐意地往沙发上铺被褥,这是刘成君有生以来第一次睡沙发。

任爸爸愣了一下,却在刘成君看向自己时候飞快地转过了头,快步走进房间。

任妈妈并没有问任爸爸去了哪里,而是来到房间门口,对任家敬说:“家敬,我今晚肯定睡不着,你去给我冲一包安神助眠用冲剂,暖壶里有水,冲剂在厨房最上面柜子里。”

任家敬应了一声,到厨房打开柜子,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冲剂在哪里。柜子比较高,他看不见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

这时他感觉刘成君走到身边来。刘成君子高,胳膊长,只在里面翻了几下,找到了任妈妈想要东西。

任家敬低着头泡好水,搅了搅之,小心翼翼地端了过去。

走近一点时候却听见任妈妈在小声地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房间门口任爸爸说:“也别太生气了。他们和我们一样,是在互相照顾呢。”

任家敬和刘成君在家里留了天。

在这天中,任爸爸态度好像好好转了一点点,但却一直都在回避正题。任家敬一直提心吊胆,忐忑不安,可是任爸爸不想说,他也没法逼着他说出自己意见来。

任妈妈虽表示了一些理解,可也还无法转化为接受,自从第一天长谈之,也再没针对这件事表明过态度。

周一晚上,必须要回去了。

任爸爸任妈妈又只是说了一些无关痛痒话,比如要努力工作,要注意身体,别总不吭声之类。

任家敬看着父母,终于还是忍不住,鼓起勇气,小声问了一句:“爸,妈,下次我回来时候,可以再把刘成君带回来吗?”

房间里又是一阵沉默。

半晌之,任妈妈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嗯”让任家敬差点掉下眼泪来。

于是,又回到了刘成君家。

这时候刘成君妈妈已经去医院照顾自己丈夫,家里又只剩下了。

虽新股已经发行,刘赫不再是第一大股东,但是,为了让公司尽快适应新节奏,刘成君并不比以前轻松多少。

而任家敬工作也已经踏上了正轨,他感到,在心情好时候,连工作效率,似乎都可以比以前更高一些。

这一天,任家敬上班时候看见公司里女大学生们都在兴奋地谈论着旁边商场大打折活动。

任家敬有点心动,他想给刘成君也买点东西回去。

所以,趁着中午午休,任家敬也进了那家商场,一家一家仔细看过去,最决定买一条领带。

上次,是他帮刘成君挑,这次,要直接买一回去。

期待着刘成君看见礼物样子,任家敬在付账时候,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可是,刘成君加完班回来,一看见这领带,讽刺道:“真够土。”

任家敬呆了一呆,想自己果又买了没品位东西。本来还觉得挺好看,心想刘成君这一次说不定会喜欢。结果,还是不行。

“嗯……”任家敬抓过领带胡乱卷在一起,“不要看了,这打了折,确实不好。等我发了下月工资,再买一贵给你……”

刘成君不屑地哼了一声,一手从任家敬手里抽过领带,另一手却抓着任家敬只手腕不放,灵活十指用刚才那领带一圈一圈将任家敬只手缠得死紧。

“喂……!”任家敬这才觉得不对劲,挣扎了下,问,“你要做什么啊?”

刘成君把他抱到床上,将任家敬手绑在床头:“做点有情趣事。”

“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你不用管了,”刘成君笑道,“仔细感觉好。”

说着,解开任家敬衬衣,咬上一边乳-头,用手轻捻着另一。

“……呜!”任家敬想去推刘成君,可是手腕都被捆在床头,他用力地扯着,“嗯……啊!”

刘成君抬头看了看:“把你弄疼了?”

“那倒没有……”

“没有好,”刘成君笑了笑,伸手拉下任家敬裤子拉链,把外裤和内裤都褪了下来。

以前,在进行这一步时候,任家敬都喜欢用手稍微遮掩一下。可是这回不同,任家敬只能任由对方摆布。

当刘成君把头埋在任家敬下身时候,任家敬觉得自己简直快要被这奇特感觉给淹没了。

身体不能动,某部位感觉更加明显。

“你好兴奋……”刘成君说着凑过来在任家敬脸上到处乱咬着,“别急,马上给你。”

“少胡说……嗯!”

话卡在嗓子里,因为刘成君修长手指已经进入到了体内。

扩张了一会儿之,刘成君脱下衣服。他下身早已硬挺肿胀,顶端也隐隐有液体渗出。他手扶着柱身,轻轻推向任家敬即将要包裹着他穴-口。

任家敬全身都绷紧了,感觉着对方一寸一寸缓慢而又有力顶入,腰身弓起,脚尖绷直。

刘成君揉捏着任家敬臀瓣,试图让他放轻松一些,可最还是忍耐不住,猛地顶入进去。

“呜……!”任家敬受不了似发出一声呜咽。

刘成君将他声音堵在口中,下身慢慢抽出,再整根没入,耳边都是戳刺声音,还有任家敬那早入乱了喘息。

看看床头用来捆绑工具,刘成君只觉得自己更加兴奋,再次抬高对方下身,更加激烈地进行着交-合。

任家敬最敏感地方被持续地顶入,手又不受控制,只能失神地看着在自己身上起落。

刘成君也看着任家敬,因为抽-插动作太快而无法看得清晰,于是干脆吻住对方,只靠触觉来感受对方存在。

任家敬双腿直抖,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刘成君才终于泄在了自己体内。

刘成君把任家敬手上领带拆了下来。

可是,还没等任家敬松口气,对方又把领带一圈一圈地缠在了另一让难以启齿地方。

任家敬喘息着问:“你这又是干什么……”

“我警告你,”刘成君说,“不许弄脏,弄脏了有你好看。”

说完又把任家敬腿分开,将自己缓缓压了进去。

当第二轮交-合开始时候,任家敬开始觉得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越怕把领带弄脏,越想忍耐着,下身感觉越是分明。

任家敬伸手下去,想要解开缠着自己东西,却被刘成君捉住了手,按在枕边。

“我……”任家敬说,“我真会泄出来……”

“不行。”

“你说不行也没有用……”

“这样啊……”刘成君看了看任家敬,突停止了动作,拔出一多半,只用顶端在入口出轻轻戳刺着,“叫声‘哥哥’我让你释放。说好哥哥,快给我。”

“什么啊……”任家敬震惊于刘成君在床上越来越不要脸表现,“怎么可能啊……你比我小那么多……”

“这跟实际年龄有什么关系。”

“当有关系啊……”

“叫一声而已,”刘成君又哄道,“我想听。”

任家敬对这年纪小情差不多是有求必应,何况是在这种前面急需释放面非常空虚时刻。

其实任家敬知道,算把领带弄脏了,刘成君也不会把他怎么样。但是,如果情特别想听,喊一句也没什么大不了。

想到这里,任家敬轻轻地问:“你……你那么想听吗……”

“嗯,”刘成君把头埋在任家敬肩窝处一下一下地蹭,“想。”

“那好吧……”任家敬扭过脸去,闭上眼,不敢看刘成君,“哥哥……哥哥……”

刘成君吻了吻任家敬眼睛,稍微挺进去了一点,说:“再叫声‘老公’。”

任家敬犹豫了一下,但又觉得再叫点别什么也不会有什么区别,于是又把眼睛闭得更紧,小声说,“老公……”

刚说完,感觉束缚着自己下身布料渐渐被除去,一只手摸上来,时轻时重地刺激着,同时那特殊部位再次被填满,他甚至能感觉得到自己面在刘成君进入一瞬间开始收缩,好像想要把对方留住似。

面被刘成君填得满满当当,入耳全是**碰撞声,混合着?***水声,任家敬觉得被填满好像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里。

他抱着刘成君,随着对方动作摇摇晃晃,对方每一次凶猛刺入,都会把先前液体挤出去一点,弄得股间**一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成君速度又加快了,任家敬知道自己也快要迎来第二次高-潮。

果,在几又深又猛顶入之下,任家敬开始释放出一股一股液体,打在刘成君小腹上,同时,刘成君也用自己液体把任家敬身体填满。

在刘成君抱着任家敬洗澡时候,任家敬喘着气说:“你真是……真是年轻,精力充沛,为所欲为。”

刘成君一边清理着,一边笑着说:“算我不年轻,也是精力充沛,为所欲为。”

任家敬这时已经没什么力气,靠在浴缸里,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再醒来时候,任家敬看见刘成君把那条领带挂在修长手指上,递到自己眼前:“醒了?过来给我系上。”

“……嗯?”任家敬觉得有些意外,“你要带着这去上班?”

“说什么废话呢?”

任家敬觉得又高兴又羞愧。喜是刘成君竟要带着自己送礼物去上班,羞是这礼物在昨晚才刚刚被开发了那样用途。

“快点,”刘成君抬了抬手,“等会儿要迟到了。”

“嗯……”任家敬从床上爬起来,跪在床沿,让刘成君低下头,给他精心打了一领带结。

心里认定这是他系最好一。

可是刘成君不这么想。

当天上了班回来,刘成君把任家敬给叫过去,指了指自己脖子,说:“这弄得是什么东西?”

“……啊?”

“有今天说我领带系得难看!还问是哪笨蛋给弄,用不是我平时系方法,而是最普通一种!”

“这……”任家敬问,“系这东西还有很多种方法吗?”

刘成君吸了一口气,打开衣柜,抽出另一条领带,说:“过来,我教你。”

“嗯……”

任家敬老老实实地走过去,看着刘成君在自己脖子上绕来绕去,很快形成了一漂亮结。

“我……”任家敬说,“我没看明白……”

“嗯,”刘成君看着任家敬,却没有马上再演示一遍,而是把任家敬扯向自己,说,“我套住你了。”

任家敬红着脸,也伸手抓着刘成君领带,说:“那……我也套住你了……”

(完)

(感谢大家看文呀吼吼,新坑《IT民工翻身记》里再一起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