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战与斗
作者:胳膊与大腿 更新:2019-10-07

战与斗 微红的晨阳从遥远的东方慢慢升起,照耀在寂静的街道上,那飘洒而下的晨阳恰似待出阁姑娘脸上的红晕一般,迷人极了。

裕隆快速穿梭在这条寂寥的街道上,他要赶上城门打开之际出城。

此刻他的脸色异常紧张,在那紧张之色中却透着一股淡淡的笑意。

昨夜他交予周康一样东西,而换得的筹码也足够他安度晚年。

五十万两银票,此刻就揣在他胸前,只要出了临安,他便能举家隐蔽山野再不用为这尘世的烦嚣而担忧异常。

行走间,前方走来一名老人,老人步履缓慢,满脸的沧桑之意。每走两步都要停下休息一阵,似乎年迈的体态已经连走路带来的微小震动都难以承受。

裕隆凝神注视着老者,眉头微皱,行进的脚步不由得放慢了几分。

相比裕隆的紧张,老人倒是显得自在不少,头也未抬的漫步朝裕隆行来。

待到两人只有十几步之遥间,老人与裕隆同时停下了脚步。

裕隆鹰目如钩,沉气平复下紧张的心情,道“你是何人?”

老人依旧低着脑袋,看着脚上穿着的那双早已破旧不堪的布鞋,淡淡开口“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你又何必强求!”

裕隆一阵,心下一紧,双拳已然握起准备着致命一击“不去拿又怎会知道不是我的?”

老人抬起了头,空洞的眼神中布满了疲惫之意,喘着粗气道“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就该放回原处。不然怕是你没命去用那些东西!”

“你到底是谁?”裕隆紧盯着老者,厉声道。

“南朝天子座下,一名普普通通的老人,我叫战,别人都叫我老战!”老者一字一字缓缓说道,语气虽是平淡,却足以震撼。

裕隆此刻就震撼不已,关于战这个人,他听到过许多传说,据传站战事南朝三朝元老,更是修为破天之界。

他与另一位叫斗的年轻人,号称是南啸帝身边最得力的二位助手。

“你…..你是战?”裕隆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年迈的连走路都费劲的老者回事传说中修为破天之境的强者。

“老头子我就是战。”战挺起身姿,疲惫的说道,“东西放下,眼下你还不能隐退山林。”

裕隆略一沉思,叹气道“就算你放过我,可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如若是落在他们手上我倒不如死在你手中。”

战摇了摇头,漫步朝裕隆走来“我这辈子侍奉过三位天子,知道哪位最为让我臣服吗?”

裕隆不解,问道“谁?”

“当今天子南啸帝!”

“他?”裕隆丝毫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当今天子只是为年少的少年,若说他能之力好眼下动荡的南朝,裕隆是如何都不会相信。

战双目放光,似乎即将要说到的人是他今生最为钦佩之人,“你们都以为他只是个年少的傀儡帝王,熟不知今日的一切皆在他的掌握之中,不止是你还有周天的罪状,更包括振威将军朝奉的恶行!”

裕隆虽仍有不解,可从战的神色中早已看出他对南啸帝的钦佩之意,现下他唯一不解的是为何当今天子知道下属臣子的罪状却不采取行动。

战见裕隆沉思,便接着说道“你定是在怀疑为何天子不对你们采取行动。这点也正是他让我钦佩之处!”

“为何?”

战叹息一声,缓缓道来“因为他不想看到死伤,更不想看到百姓因为地位之争而饱受战争折磨,如若真有那么一天他定会放弃他的地位来确保南朝的安稳。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位明君。”

战的话让裕隆陷入沉思,曾几何时他也想当一名忠臣,替国家替百姓分忧解难。可官场的黑幕让他不得不臣服,不得不沦陷。

“裕隆,老夫出宫之前,天子最三叮嘱我切莫要伤你性命,希望你回头是岸。”

“还有机会吗?我已经陷得太深了。”裕隆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想起自己家人的性命此刻还掌握在镇卫将军朝奉手中,他的心便一凉。

如若他是孤身一人定会奋不顾身的为国捐躯,可眼下他手中握着的是他一家大小十几口的性命。

也正是为了家人的安危,这次他才会选择孤注一掷,朝奉曾经答应过他只要他完成这次任务,便会让他与家人隐居山野不问政事。

“你在担忧你的家人?”战似乎看透了裕隆的心思,沉疑片刻后,开口道“目前你的家人正在赶往临安的路上,这一切天子早已安排妥当,你大可安心!”

“你是说,我的家人?”裕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正是!”战回答的很是肯定。

裕隆略一沉思,问道“谁又能从朝奉手中夺回我的家人!”

“斗!”战轻描淡写的说出斗这个人名,也正是这个斗,足以让裕隆心悦臣服。

“前辈一语入醍醐灌顶,给裕隆当头一棒。一想起这些年裕隆的所作所为真是愧对先皇的栽培。”裕隆说罢,竟情难自禁的流出了眼泪。

“天子要我告诉你,这次你照旧会边境,假装何事都未曾发生。至于日后的计划倒是自然会给你传书。”

裕隆一惊,不解道“回去后关于我的家人被救一事,我该如何解释?”

战略一微笑,解释道“不用解释!我想朝奉定不会将你家人被劫一事告知于你,毕竟他还指望用你家人来威胁于你。”

“前辈的意思是叫下官将计就计?”

“正是!”

“那下官这就回去!”裕隆说罢,从怀中取出那五十万两银票朝战递了过去,“这银票就麻烦前辈交予天子,待到裕隆完成使命之后定当回宫请罪!”

“天子亲**代,这些银票是你应得的,日后在边境也许还有用武之地!”战拒绝了裕隆递来的银票。

……………….裕隆走后,战依旧缓步行走于街头,还是那厮的走走停停,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疲惫之意。他的时日已经不多,目前他最希望的便是当朝天子有朝一日能够给南朝一个太平盛世。他不知道能否等到那么一天,可却坚信朝小枪有这个能力,更坚信那位叫聂小刀的普通少年总有一天能一飞冲天,帮朝小枪完成这个夙愿。此刻如若聂小刀见到老者定会大吃一惊,因为眼前的老者正是每次他进宫之时前来迎接他的那二人之一。若是聂小刀知道每次负责迎接他的是当今修士界修为屈指可数的战与斗,他定会惊得连下巴都掉落在地。此刻聂小刀正在梦乡,在那香气撩人,暧昧十足的睡梦之乡,而他的旁边正躺着一位绝色倾城的美人。朝气东来,美人在握。这该是何等逍遥自在。